監督電話|設為免费高清视频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免费高清视频 > 河東映像>

張親枝:深情為家鄉留守兒童書寫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10-29

曾是留守娃

上大學的時候,張親枝通過新聞知道了一個詞——留守兒童,后來慢慢熟悉這個詞,回憶起自己的童年經歷,她發現自己原來也是一名留守兒童。

張親枝是家里三輩人中唯一的女孩子,自小有哥哥、弟弟寵著她,性格有男孩子的直率,又不乏女孩的敏感。

人常說少年不識愁滋味,童年的快樂總是那么單純、美好,偶有的哭泣和不愉快,現在回頭看,想來難以釋懷的可能就是每次和父母分離時的不舍。

在張親枝小時候的記憶里,父母總是在外面打工,每年正月十五一過,快樂的年過完了,父母也要走了。常常一走就是半年或是一年,偶爾回來,也是幫忙收麥子或是收秋。

讓張親枝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年去北京過年。那幾年,父母總是在北京打工,張親枝對傳說中的北京好奇極了。每次父母回家,她總會問:“爸爸、媽媽,北京是不是特別遠、特別大,是不是有天安門?”父母攢了一些積蓄,就想著帶孩子來看看天安門。

第一次出遠門的激動、第一次和父母的旅程,這一切都讓張親枝小小的心雀躍著,“那份驕傲至今難忘,我和哥哥在當時的班里,應該算是走出家門最遠的小孩了”。

張親枝很是感恩這段經歷,正是看過了外面的世界,才有了奮進的動力;正是因為父母的付出,她才有書讀,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。張親枝慶幸自己屬于留守兒童中相對幸福的一部分人。雖然童年稍有遺憾,父母不能常常陪伴在身旁,但身邊有很多愛自己的家人,給了自己更多的溫暖。

張親枝是家里唯一的大學生。她帶著父母的驕傲和企盼走出去了,同時也牽掛著家里的無數人。

一個女孩子出外,家里人最多的就是叮囑的話,張親枝說:“這輩子和爸媽說得最多的話,就是‘走了’,其他的話題都說得比較少,總是在分離。”

當年的畢業季,她在筆記本上寫下了自己對未來的暢想,心里產生了一個不為人說的愿望:寫一本關于留守兒童的書。

惦念家中人

大學畢業后,張親枝外嫁到了山東濰坊,離父母的距離更遠了一步。有了小家,一份愛分成了兩半,不是想回家看看就能回家看看那么容易。2009年,女兒的出生讓張親枝開始感受到一個母親的不易。對女兒難以割舍的愛,讓她明白了當初父母出外謀生的決心和痛楚。

“如果不是生活在他鄉,我不會有這份對家鄉沉沉的惦念”,張親枝心心念念著遠在萬榮的父母、親人、朋友,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讓她這個在外鄉的人無比想念,除了守望、懷念,她覺得自己應該為家鄉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。

當時一個“守”字反反復復出現在張親枝的腦海中,“守護孩子的成長,守望家鄉的傳統與建設,守衛心中的夢想,以及守護我們共同經歷過的童年與青春記憶”,張親枝寫下了這段文字,成了這篇文章的開頭。2014年冬天,張親枝開始動筆,歷時兩年,2016年12月完成小說定稿。

小說《守》以主人公金芝成長為主線,描寫了女孩一路成長過程中的酸甜苦辣。女孩從小山村走出,成年后夢想著回鄉創業的故事。其中父母外出打工給金芝造成的情感缺失是難以彌補的,這也是張親枝想告訴年輕父母的事,讓他們意識到在孩子成長過程中陪伴的重要。

書中金芝的經歷大部分脫胎于張親枝的生活,她希望鋪陳開自己的成長經歷,可以作為一面鏡子,映射出更多的留守兒童家庭。張親枝在書中也融入了眾多晉南的風土人情、婚喪習俗,包括對自己家鄉廟前村的秋風樓、娘娘廟等文物古跡的描寫,她想讓更多的家鄉人能夠在書中找到成長的影子。

寫作的過程,仿佛是把成長打開的過程,用文字又溫習了一遍兒時的過往,有溫暖、有苦澀。誰也沒想到兒時的記憶可以如此之深,深到讓張親枝驚訝,也讓她的父母感到震驚;誰也沒想到故鄉的風俗可以如此入骨,寫開來就不想再收回那些畫面。

離鄉久遠,更覺故鄉之親切。家鄉的水、家鄉的人,都永久地鐫刻在了張親枝的腦海中,她理解了“近鄉情更怯”,也知道了什么是“落葉對根的情意”。

回饋家鄉事

張親枝終于實現了“寫一本有關家鄉與留守兒童的書”的愿望,但她并未滿足。“故鄉不僅是用來守望和懷念的,更是希望她變得越來越美、越來越好、越來越富裕、越來越文明。”

小說《守》的結尾,“金芝”走出黃土地,求學、工作,一步步走向更廣闊的天地,回首家鄉辛苦勞作的親人們,萌發了回鄉創業的想法,這也是張親枝的心愿,“我想呼吁走出去的家鄉人返鄉建設家園”。

張親枝聯系了家鄉的山西慈善博物院“關愛兒童”之家、“故鄉萬榮”微信公眾平臺,將目前所售書款捐助給了留守兒童,并作為愛心媽媽認領了一名困境中的留守兒童長期幫扶。她還在朋友圈幫忙銷售萬榮的水果,認領了貧困戶的愛心梨樹,為家鄉做著一些小小的公益。

張親枝《守》捐贈的書款并不多,但對她意義重大,一是完成了她自己的一項人生愿望;二是給女兒樹立了榜樣,讓孩子勇敢做追夢之人;三是希望可以通過文字的力量助力家鄉發展。

認領的留守兒童,張親枝每個月都按時匯寄生活費,女兒把他當哥哥。今年中秋節,除了郵寄了禮物,九歲的女兒還寫了第一封信和哥哥交流。

“每次他在視頻中喊我張媽媽的時候,都讓我覺得既幸福又心酸。”張親枝說,這種幫扶只是暫時緩解孩子的缺愛心理。

她認為,對接愛心媽媽和組織的相關活動給孩子情感上的關愛,可以彌補留守兒童的遺憾,但更多貧困家庭的具體情況是,孩子有記憶以來,從來沒見過父母。沒有父母的關愛和教育,必將給他們的成長留下難以消除的心結。這就需要有愛心人士與留守兒童現有的監護人定期溝通、提醒。所以,留守兒童長期撫養的監護人才是重點要關注的。提升監護人的認知與溝通能力,就是有效地幫扶留守兒童。

留守兒童在很多鄉村大面積存在,是與當地的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。現在的鄉村,單憑土地收益已經無法很好地養活家庭,加上附近又沒有太多加工產業或新興產業帶領大家謀出路,所以很多年輕父母外出打工,造成了鄉村的主要勞動力大量外流。

孩子是家鄉的未來和希望,看著家鄉那么多被留守的孩子,除了更多的關愛讓他們健康成長,張親枝總琢磨著還能做些什么。

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很多的地方都在大力進行美麗鄉村的建設。在張親枝看來,家鄉很美,山青水綠、瓜香果甜,如果有更先進的理念助推家鄉的經濟建設,把孩子的父母留下,他們就可以在家門口掙到錢,可以多回家陪伴孩子。比生育更為重要的是教育,只有提高父母的情感認知,才能維系好一個家庭。

張親枝覺得,是不是可以聯合一些在外的有識之士,一份建議也好,一個投資項目也好,一個工作室也好,一個銷售渠道也好,大家組成一個智囊團,用互聯互通的理念來助力家鄉發展。

 張親枝想呼吁從家鄉走出來的更多有情懷、有建設家鄉愿望的人,一起來為家鄉出一份力。

網站聲明

免费高清视频運城日報、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